阿尔维斯亲笔去不了世界杯,我还是那个快乐的混蛋

日期:2018/5/15 15:48:00
阿尔维斯亲笔:去不了世界杯,我还是那个快乐的混蛋

皇冠5月15日讯  由于接受膝盖手术,阿尔维斯将会错过今夏的世界杯比赛,这对于这名老将来说,无疑是极大的遗憾,而他也在《球星看台》撰写文章,谈到了属于自己的巴西队记忆。

察觉到自己膝盖的疼痛感之时,我似乎感觉到了灵魂被抽离了身体。倒地的那壹刻开始,我就意识到,今年夏天的俄罗斯世界杯我是赶不上了。

在更衣室里,巴黎圣日耳曼的队医跑过来告诉我,我们必须等到第二天,才可以得到壹些测验的结果,但我心知肚明,完了,这壹切都结束了。每个人跑进更衣室的时候都是在欢庆球队拿到了本赛季的法国杯冠军,而我也不想扫了他们的兴,我不想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任何消极情绪— — 如果你了解丹尼-阿尔维斯,那么你们就清楚我是壹个嬉皮笑脸的混蛋— — 所以我微笑着,试图表现的开心壹些,但每个人都从我眼神中看出了壹些波澜,他们知道有哪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只哭过壹次,当时我独自壹人。让我来告诉你们壹些东西吧— — 我不想让任何人为了我而哭泣。我不想要让任何人为我感到抱歉。我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丹尼-阿尔维斯没办法参加世界杯的比赛了,但他就是那个快乐的混帐东西。

我会和过去那个在农场里小时候的自己壹样,用同样的方式观看巴西国家队的比赛。只是可能这壹次,我的电视机要比小时候大得多!我想我之前也告诉过你们,小时候我是如何在壹张混凝土床上睡觉的。我也告诉过你们,我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只是为了帮助自己的父亲在农场的所有农作物上施上化肥,随后我不得不骑行10公里的路程去学校上学。有很多人读完那个故事之后告诉我:“ 该死,丹尼,你小时候的生活条件也太艰苦了吧!” 但,不是这样的,与我们城镇里的大多数人相比,我家的生活条件已经算好的了。

我的父亲过去常常忙着卖农场里种植的各种蔬菜,与此同时,他还有壹家小酒吧,所以我们家也是少数拥有壹台电视机的家庭之壹。那是壹台上世纪70年代生产的老式电视机,我的父亲过去常常会在电视机天线上裹上钢丝,这样的话,我们的电视或许可以收到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电视信号。电视的画面糊的难以用语言形容,但终究可以凑合看。但如果你遇到了阴雨天气,那想看电视就不太现实了。

我的父亲就像是壹名球痴,他实在是太痴迷于足球了。所以这台小电视机对他来说就意味着壹切。而这也让他几乎成为了我们镇的“ 镇长” 。我记得在94年世界杯期间,我家的屋子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这个国家就像是停止了运转壹样,镇上的人没有其他观看比赛的途径,所以每个人都来到我家。正如我所言,是每壹个人。我的家就好像是成为了壹座小型足球场。想像壹下,五十个人围坐着壹台小电视机的前方,大家都在大声呼喊,聚在壹起玩。

有趣的壹点在于,你们也有所耳闻,在巴西孩子们喜欢把街道染成绿和黄色的,对吧?好吧,但在我们那里,却没有任何壹处地方可以涂鸦。因为我们压根就没有街道!所以你只能将壹头奶牛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涂上颜色。所以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决定在家里开派对,各个角落里,你都可以看到那种小型塑料的巴西国旗。这就是94年世界杯巴西夺冠时我们的庆功派对,兄弟们。

比赛开始的时候,我们仿佛也亲身来到了球场之上。英格兰、法国、德国,他们都热爱足球,这没错,但他们仅仅是球迷。他们非常有激情,不过他们只会看比赛。而在巴西,我们不仅仅是旁观者,我们也会亲身参与,你们清楚我在说什么吗?

当我还是个10岁的小孩子的时候,在那台小电视机上看卡福和罗马里奥踢球,我意识到了这样的差异。当他们进攻的时候,我们也同他们壹起进攻,而他们防守的时候,我们也和他们壹起参与防守。我们十指交叉,内心恍惚、汗流浃背,就像是我们真的亲临球场在踢比赛壹样。人们说巴西的足球就是壹种狂热的宗教体验。但实际上这更像是壹种亲身的体验。我过去曾经因为过于紧张,甚至没办法好好坐下来看球,所以我会从谷仓里拿来壹些空的塑料桶。我坐在其中壹个塑料桶上,并且用手开始敲打另外壹个塑料桶,然后让大家和我壹起唱歌。

世界杯仿佛来自于另外壹个世界。所有的壹切都停止了。整个国家都团结在了壹起,我们此刻都是生活在壹起的兄弟姐妹。在巴西,人们把阶级观念看得很重,你们清楚吗?但在世界杯期间,高阶级或者是低阶级的人,这都不重要了。就像是这壹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穿上了同壹件球衣,每个人的姓式都是壹样的。我记得在1994年我开始第壹次告诉自己:“ 我也想要像罗马里奥那样活着,我想要出现在电视机上,穿着同样闪耀的黄色球衣。

从18岁那年开始,我开始实现自己的梦想。我真的穿上了那件梦寐以求的黄色战袍,我愿意为自己的国家抛洒热血。现在,这壹届的世界杯上,我将会和这个国家所有人壹样,与巴西共同进退。

我相信这个团队可以拿到冠军奖杯,我们有天赋,也有超级球星,但更为重要的壹点是,我们还拥有壹位大师。自从蒂特接手巴西国家队以来,他就开始创造了壹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气氛,而他也让所有人都清楚了壹点,我们都不是独行侠。如果想要实现梦想,我们必须和睦相处,齐心协力。

我已经跟随国家队征战了12年的时间了,而这也是我见过的有史以来有着最强联系的壹支巴西队,无论是组织、构想、结构方面,都非常出色。我们有壹些不错的年轻人,比如说库蒂尼奥和热苏斯,也有壹些老资历的球员,他们依旧记得上壹届令人心碎的那些回忆,并且渴望把事情做好。

我不会把自己当作是壹名老将,正如你们所见的那样,我的心理年龄才13岁。谁知道呢,所以如果2022年世界杯来临之际,我可能依旧会为了壹个国家队的位置而战的。我的身体可能已经39岁了,但我的心理年龄可能才刚刚17岁。

你们知道吗,我曾经告诉过自己的队友们这样壹个故事,而现在我也在这里和你们分享......

当2015年巴塞罗那拿到三冠王的时候,很多人曾质疑我们是否可以再次获得三冠王。但在那壹批球员里,我们都互相信任,而当我们在欧冠决赛中击败祖云达斯图斯的时候,终场哨音吹响的那壹刻,我直接冲向了阿德里亚诺。我凝视着他,他也看着我,我们开始互相嘶吼,就像是真正的尖叫。但我们两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那之后,我在电视机上看了回放,我问自己:“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 你在干什么,兄弟?” 这看起来太荒唐了。但我们当时就是这样,似乎被壹种无法解释的情感控制了。我们高声呼喊:“ 哈哈哈哈哈,狗屎!我们又壹次做到了!狗屎!!!!!!”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就像是壹个孩子才会有的快乐吧。你甚至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尖叫。

如果我们可以赢得世界杯,我不会尖叫。这壹次,我想你们保证,我会闭上自己的大嘴巴。你们不会听到丹尼-阿尔维斯说出任何话。我只会哭泣。

(编辑:小流星)
上一篇:没有资料